寂寂兮书蠹,至今乎三年。

去日无新伴,来时有旧缘。

既而成萧郎,或可绝尘念。

正是弱冠龄,却为老朽言。

也曾寄时政,佯狂作奇谈。

无关从此弃,代庖不复现。

我本一俗子 ,常想戏人间。

之前多极端,今后归平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