习吾学

徐武的技术博客

谈装

write 27 0

常感古人造字之形象之会意。
譬如“装”,何义?《说文解字》:装,裹也。此乃本义,后人又引申、衍生无数。
有装束,有装备,有装扮,有装腔作势,有装模作样,有装聋作哑等等。
近来爱读小品文,如张岱之谈山水,周作人之谈思想,汪曾祺之谈吃。爱山水,却踏足不多;爱思想,却所获无几;爱吃,却不甚讲究,皆无从谈起。思来想去,我这人,别的不多,牢骚多矣!索性发一通牢骚,凑一篇小品。
我喜欢拆字游戏,虽说多数解释皆有那么一点牵强附会。比如我名中这个“武”字,“止戈为武”还不是“以暴制暴”。战争是为了带来和平?
闲话休提,且看“装”字,上为“壮”,下为“衣。”看来,衣是形而下的,壮是形而上的。我们看人,首先看到的便是衣,或曰表象。只因看形而下的靠得是常人皆有之眼,看形而上的却远非肉眼所能及。于是,便有人单从衣着手,穿华丽之服,化媚人之妆,说漂亮之辞,也能欺世盗名,赢得满楼红袖招。何也?我等俗人阅读时由于懒惰或为了掩饰无知,常望文生义,阅人时便也常望“衣”生义。人常说,透过现象看本质。其实,透过现象看到的也还只是现象,望“衣”生义生得也还只是“衣”之义,却误以为是形而上之“壮”。
壮者,强壮也。引申一下,如不可捉摸之所谓内涵,不易验证之所谓智慧。常见所谓成功学大师、国学大师等各种“大湿”招摇过市,媒体热捧,观众膜拜,身后喽啰无数,摇旗呐喊助威。他们也真敢说,“要成功先发疯,头脑简单向前冲”;他们也真敢扯,“国学救国”;他们也真敢吹,“我的成功谁都可以复制”。天花乱坠,鸡血横生。追随者们目眩神迷如沐圣谛,已然进入太虚幻境,飘飘欲仙,不知今夕何夕了。
《逍遥游》: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。小知自大,臧否大知;竖子成名,菲薄英雄。无知者或眼界小见识浅,或急功利求速成,哪识真谛?只能跟着瞎起哄,鹦鹉学舌,焚天灭地,痛哉快哉!以其牛逼之至,不可一世矣!
这样一来,“壮”又可解释为内心强大,无视一切了。案上泥像,腹中虽空空,若塑金身居大庙,香火能不旺否?
当然喽,“装”字的发明者有无此意,就不得而知了。我也不过是望人望字生义罢了!

打油诗一首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