习吾学

徐武的技术博客

给王二的一封信

write 15 0

亲爱的王二:

想不到分别这么久了,我还会给你写信吧。认识你是一个意外,久别重逢也是一个意外,这封信更是一个意外。就在今天,就在今天,我脱去了我的衣衫,我看到了我皱瘪下垂的乳房,我看到了我干涸无源的沟渠,我想起了我们的伟大友谊,我想起了你。

你是我见过最混蛋又最仗义,最流氓又最善良,最不要脸又最自尊,最不知耻又最单纯的男人。

认识你之前,我并不是破鞋,但人人都说我是破鞋;认识你之后,我变成了破鞋,却再也没有人说我是破鞋。

我不懂,我真的不懂,我不懂这个世界是怎么了;你不懂,你也不懂,不!你是不屑于懂,任何外在世界都影响不了你内心的世界。现在,我懂了,可是我已离不开这世界,离不开这捆绑我的世界,离不开这强奸我的世界。

认识你之前,作为一名医生,我的任务就是:救死扶伤悬壶济世保家卫国;作为一个女人,我的任务就是: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保家卫国;作为一个人,我的任务就是:牺牲自我建设祖国保家卫国。认识你之后,我才知道我之前的世界是多么苍白无力,多么冠冕堂皇,多么枯燥乏味。真的!我乐于当一个破鞋,当一个人人唾弃却自由快乐的破鞋。

还记得吗?

我们一起探讨我究竟是不是破鞋,我们一起验证我们的伟大友谊,我们一起被批斗写检讨。你受伤时,我哭着对你说:要是你瘫了,我就照顾你一辈子。你第一次掏出你那红彤彤的丑陋玩意儿时,我不受控制地抽了你一耳光;你失踪时,我几乎赤身裸体,只穿着一件空荡荡的白大褂,披星戴月,独自上山寻你……

伟大友谊不过是一个谎言,这世界也是一个谎言,但我更青睐你所给予的谎言,因为它不攻自破。就因为这个赤裸裸的谎言,我们可以独存天地欺师灭祖无法无天疯狂造爱。

我不知道我们之间算不算爱情,我不知道我们自由而又惊世骇俗的爱有没有令你刻骨铭心,但我知道伟大友谊是不受捆绑不被束缚的,我知道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王八蛋又最令我难忘的男人。

哎,美好的日子往往极其短暂。文革后,为了生活,我离开了你,有了一个家庭,有了一个女儿。

自从上次偶遇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,再也没有了伟大友谊。后来,听说有个叫王小波的作家写了我们的故事。可是,等到我去拜访他时,他已经死了。于是,我错过了这最后一次能够联系到你的机会。这封信,没有邮票,没有地址,只能寄给天地,寄给自由,寄给心中的你。

愿君保重!
最爱你的陈清扬

碎语闲言 已是最早一篇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